Mr.J

盛满鲜花的坟冢

闪灵影评

如斯蒂芬金一贯的风格,闪灵也带有强烈的自传色彩
杰克是默默无闻的作家,为了养家糊口,迫不得已面试成为山庄的看管员——一只卑微的看门狗。
妻子如此贤惠,孩子聪明乖巧,又得以在豪华的山庄度过冬季。人至中年,不复青春的恣意潇洒,在被生活磨平棱角之后,这似乎也是安然平和的一段时光。
老板提到之前的杀人案,上一任看管员杀死妻儿。但随着壁炉明亮的火焰升起,那些庞杂的往事都隔绝于窗外风雪之中
小男孩和"托尼"(他臆想中的朋友)看到山庄的不详。血水自门中喷涌,双胞胎带着诡异的微笑。在"托尼"沙哑的叙述中,惊惧的双眸在黑暗中闪亮。
嗒嗒的打字声在空旷的大厅回荡。妻子只不过上来询问一句,杰克却突然大发雷霆。之后能知道,他此时灵感全无,只是茫然的打着字,似乎塔塔的声音能安抚内心的不甘与躁动——在这里,他只不过是一条看门狗而已
他对妻子的愤怒,实则是对自己的悲哀。已过中年,却无法糊口,被迫自降身份,打碎所有自尊,高高兴兴的向他人摇尾乞怜。现实的滚轮碾平曾经扬名立万的梦想,却还忘了心中可笑的脆弱不堪的自尊。
这一点为人的尊严,在阴暗处发酵蔓延,扭曲疯狂。
妻子总是如此体贴,安静贤惠,专心打理着她的家长里短。这更让杰克无所适从。他无法发泄,挣扎在躁郁的边缘,还要摆出笑脸,成为一个有担当的"好父亲"
成名前的斯蒂芬金不也是如此。他们为生计挣扎求生,不得已跪在社会的底层。山庄的不详与魔力,在掀开风雪的面纱后,你就会注意到这不过是浮华而绚丽的黄粱一梦。
杰克看到的舞会,酒保,美女,排场,纸醉金迷。这是他必生所求。傲慢的,虚妄的,肤浅的。喝完这杯酒,他仍是看管员,他也一直都是看管员。
酒后幻觉的狰狞与灵感枯竭的颓唐,满纸悲凉令人不忍回望。他沉浸于幻想,又生生被现实肢解的鲜血淋漓。
他猛然意识到,他穷困潦倒,一事无成。
也许这就是世俗的力量,强大,锋利,不容置喙。他于是提起斧子,挂着癫狂的笑,企图挽回最后一丝尊严。
他妄图杀死妻儿,他说他想把他们切成一片一片。他残忍而冷血,可他深深的爱着他们。多么讽刺,多么沉重的爱。扭曲而病态的爱,必将以死亡作为一场壮丽的落幕。
他想,当头骨发出碎裂的声音,当生命发出绝望的尖叫,一片死寂后,他又能找回当年的自己——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他于是拖着斧头,踩着散落一地的稿纸,眉毛挑起,眼神混沌。他发出咯咯的声音,一瘸一拐的走在冷风中,走向虚妄的梦想,走向冻结的希望。
人生这条不归路,拖着残破的身躯,日渐腐朽,终迈不开死亡的归宿。朔风呼啸,杰克坐在雪地当中,笑容悲戚,定格在黑白之中,痛苦永无止息。山庄静默于无边洁白,仍旧演绎着杰克贪婪可怖的幻梦。
人生之残酷,幼年天真无法表达,中年痛苦挣脱不出,老年腐朽永无尽头。大多数人和杰克一样,留恋山庄虚假温暖的"功成名就",堕入永恒痛苦的轮回;可也有人下了山,冒着凛冬大雪纷飞,握住爱人的手,重获新生。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