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J

盛满鲜花的坟冢

骨肉与血泪

     正如柏拉图所认为的,勇士是“健全的精神寓于健全的体格”,是“力量与精神完美的平衡”

     Tomy,自小瞩目的搏击天才,耀眼的光芒背后忍受着酒鬼父亲的责骂与母亲的伤痛。这只幼兽握住母亲冰冷苍白的双手,目视着她在仓库肮脏的地板上咳出鲜血,生命随着污浊的空气流逝时,养育他的只有对酒鬼父亲和亲生哥哥的痛恨。父亲酗酒,家暴,哥哥早早离家,Tomy于是义无反顾地冲进战火的硝烟中。他似乎享誉“英雄”的盛赞,却小心翼翼地藏住童年扭曲而疼痛的恨意。那一片属于常人的阴暗面中,憎恨的种子早已生根发芽,雕琢着他的力量与体格,却无情的夺走了属于常人的真正的欢愉。

    另一方,作为长兄的Branden,早早离家沉浸在幸福美满的家庭中,他坚毅而果断的抛弃了过去,只是忘记了那另一只年幼的小兽。而他的幸福,被庸俗的物质紧锁。物理老师的微薄工资支付不了日常生活的各项开销,他在现实的腥风血雨中败下阵来,再强韧的精神也被扼住咽喉,在重担之下奄奄一息。

     于是骨肉相连的亲生兄弟,参加了自由格斗的比赛,他们清醒的知道这将会是怎样一番手足相残,却如同酩酊的父亲一般走进笼中,追求那飘渺虚幻的理想国。

Tomy是每个人心中想要成为的明星,拳技精湛,声名远扬;而Branden才是现实中的自己,被生活一拳拳击倒,拼尽全力换得满身伤痕,仍要拖着残破的身躯走下去。比赛准备时,Branden身边亲朋围绕,Tommy身旁空无一人。人们总是崇拜明月的耀目,却更亲密于群星中属于“大众”的同类。

父亲的录音机中总是播放着《白鲸》,在决赛前,它放到“在他这种笔直向前、固定不动、不畏不惧的目光中,含有一种无限的、最坚决的、不屈不挠的神气,一种坚定不移的、永不妥协的顽强精神。”Tommy和Branden在赛场上正式重逢,Tommy毫不念及旧情,拳拳到肉,血水与淤青铺满了笼中的嘶吼。Branden本有所顾忌,但在流动尖叫着的激情与疼痛的刺激下,也对打小疼爱的弟弟挥下重拳。

      Tommy不会赢,这也是船长的结局。他是荆棘丛中遥不可及的花,也更易折于一路的磨难。他孤身一人,困在儿时那间小小的仓库里,永远无法原谅至亲之人的背叛。Branden折断他的胳膊时,疼痛发出无声的哀鸣,淹没在欢呼的浪潮之中。Branden殴打着弟弟,不停的重复着“I'm.sorrry”在勒住Tommy时,一句“I love you”终于让倔强孤独的孩子放开双手。

       骨肉相连,血泪浇筑,勇士互相搀扶着走出前半生的牢笼,原谅了无法原谅的过往,走向晨曦的微光。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