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J

盛满鲜花的坟冢

没有墓碑的坟冢

人的一生,能有多少伤痛?

Stuart的一生,宛如盛满了苦难的容器,又仿佛芸芸众生之中轻描淡写的一个黑色玩笑。天生肌肉猥琐,所谓“同类”的冷眼与儿童特有的残忍在这纯美的灵魂上刻下一道又一道狰狞流脓的伤疤。恶魔般的哥哥,暴力浇筑的童年,扭曲的癫狂悄然埋下种子。在妻子出轨那一晚,他被钉在了“反社会人群”的耻辱柱上,在各种监狱之间辗转漂泊,与杀人犯,疯子,窃贼为伍,沉浸在海洛因的迷雾之中,成为了街头月桂树下飘荡的鬼魂。

直到遇到了Alexender,他才小心翼翼的迈进“正常人类群体”,佝偻着身影,努力而笨拙的献出破碎灵魂仅存的善良。Alexender开始走进他的生活,观察着这个邋里邋遢,口齿不清,酗酒磕药的瘾君子。在抗议活动和一天天的相处中,Stuart走上讲台,在公众面前扯开结疤的伤口,展示真实的自我。他并不快乐,但却珍惜每一秒他人因此产生的善意。

“我不知道何时成为了他的朋友,我们就这样逐渐走到了一起”Alexender的友谊,给予了Stuart一生渴求的温暖与希望。他们喝酒,聚会,散心,像极了一对谦和普通的中产阶级友人,而在时间推移对Stuart的倒带中,突然暴露出无法言喻的悲伤。

黑暗来临时,有的人向往着光明,咬牙逃回了温暖的日光下。而Stuart被黑暗浸透,永远徘徊在疯狂与混沌的废墟中。他对妻子出轨的愤怒,暴力切割着他的灵魂,那一定是清醒而痛苦的绞刑。上帝想把他扼死在苦难的深渊之下,他只能追逐着希望啃噬最深重的绝望。他脆弱与千疮百孔的人生,毁在了永无止境的噩梦之下。他也曾有过家庭,有过光明,有过生活,但在那一片充斥着苦痛与悲戚的黑色迷雾中,他杀死了自己的曾经。

Stuart在聚会上讲述自己的人生,他百般不愿,却没有违背Alexender的期望。他看着满座沉默的,努力掩藏轻蔑的同情的“人”,漠然转身,背上早已习惯的罪责,缓慢爬上楼梯。他没有救赎,没有解脱,孤独的走向月桂树下幽灵的容身之所。

人类永远无法真正站在他人的角度理解他人,正如Alexender永远无法分担Stuart的磨难。他只能看着流浪汉颤抖着躺在病床上,走向自己唯一能把控的结局。

“他宽恕了魔鬼,去参加一场婚礼”那个笑得无忧无虑的孩子,佝偻着脊梁,拖着憎恶与怨恨的枷锁,走过鲜血淋漓的过往,寻找属于自己的,没有墓碑的坟冢。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