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J

盛满鲜花的坟冢

无尽梦魇

我总是反复做着一个相同的梦
在医院的走廊上拼命奔跑,向尽头的那扇虚掩的门冲去
身后的人群在黑暗中尖叫,伸出无数双枯槁的手
‘“你要坚强的活下去啊”
他们拽着我的头发,撕碎我的皮囊
再用束带把我残破的灵魂栓在病床上
像栓住一条挣扎的狗

于是我在痛苦和泪水中醒来
耳畔唯有镇静剂的针水嘀嗒作响
曾经的爱人,家人,友人,挂起皮囊上令人作呕的假笑
他们围住我
像围住一条发疯的狗

那么我将在绝望与悲戚中睡去
毕竟噩梦
哪有醒来之后可怕

评论

热度(6)